当前位置:首页 > 动态 > 正文

智博酷主题增加了图片附件管理功能,可以一键复制图片链接

增加了图片附件管理功能,可以一键复制图片链接

黛玉知是外祖母,正要下拜,早被外祖母一把搂入怀中,“心肝儿肉”地叫着哭起来。

黛玉也哭个不歇。众人慢慢地劝解住了,黛玉方拜见大舅母、二舅母,并和众姐妹相见。

众人见黛玉年纪虽小,但举止言谈不俗,身体面庞虽弱不胜衣,却自有一种风流态度。

姐妹知她有体虚不足的病症,就问:“常服何药?为什么不赶紧治好?”

黛玉说:“我生来如此,从会吃饭时就吃药,至今未断。也不知请了多少名医,均不见效。那一年才三岁,记得请来了一个癞头和尚,说要化我去出家。我父母当然不从。和尚说既舍不得她,只怕她的病一生也不能好了!若要好,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听见哭声;凡有外姓亲友,一概不见,方可平安了此一生。这和尚疯疯癫癫说了一通,也没有人理他。如今还是吃人参养荣丸。”

贾母说:“正好,我这里正配丸药呢,叫他们多配一副就是了。”

一语未了,只听后院中高声笑语:“我来迟了,我来迟了!”

黛玉纳闷:“这里这些人,个个敛声屏气,恭肃严整。这来的是谁.这样放诞无礼?”

只见一群媳妇丫头拥着一个丽人,从后房门走了进来。

黛玉连忙起身迎接。

贾母笑着:“你不认得她!她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辣货,你只叫她风辣子就是。”

1

发表评论

取消
扫码支持 支付码